当前位置: 主页 > 886kai.net > 正文

乌江架桥 黄朝天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10-08 评论数:

  com白小姐资料玄机图论坛。乌江架桥 黄朝天 长征中的第一个元旦,我们干部团工兵连住在离乌江六十里的 一个村子里。往年的元旦,总是开同乐会呀,会餐呀,热热闹闹, 今年却一切都很简单。连续行军的疲劳,使大家都希望能舒舒服服 地睡上一夜。因此庆贺新年的简单仪式过后,大家倒头便睡。 正当我们睡得非常香甜的时挟,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,要我们 立即出发,拂晓前赶到乌江江界渡口,迅速执行架桥任务。听说有 了任务,瞌睡全消失了。我传达了上级的命令,接着就向乌江出发 了。 夜漆黑。北风呼号,细雨绵绵。我们沿着崎岖的山路,深一脚 浅一脚地前进着。赶到江边,天已经大亮了。 到指挥所报到以后,张云逸同志便带领我们去察看地形。到达 江边一看,天险乌江真是名不虚传。两岸都是峭壁高山,黑黑的高 峰突入云霄。江宽二百多米,波涛汹涌。对岸的敌人正不停地向我 们射击,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冒着敌人的炮火在这滚滚的江面上,架 起一条通向胜利的桥梁。 这条水上道路怎样修成呢?需要多少人力, 多少器材, 多长时间? 器材从哪里取?时间又怎么掌握?强渡分队什么时候突过江去掩护架 桥?这一连串的问题,都还没有找到答案。但是我深信,我们工兵连 的成员都是红军工兵的初级干部,有很高的阶级觉悟和一般的工兵 技术,再困难的任务也能完成。 回到连里,我一面命令战士们探测江水情况,一面与指导员、 排长们研究架桥计划。正在这时,干部团工兵教员谭希林同志忽然 来了。他的到来更给我们增加了胜利信心。 探测江水的结果:江水最深处是五丈左右,流速每秒钟一米八。 根据当前的条件,我们决定扎竹排,搭浮桥。 谭希林同志帮助我们安排了架桥的具体计划之后,就将这个计 划上报了指挥所。首长同意了我们的计划,又马上命令步兵与工兵 一起去砍黄竹;后面的部队帮助搜集绳索、门板、木材、箩筐等架 桥器材。 紧张的作业开始了。为了作业方便,全连二百多个学员按作业 顺序划分为:器材供应、编制竹排、架设、投锚、救护、预备等八、 九个作业组。 敌人看到我们开始架桥,更加疯狂地射击。子弹在我们身边掀 起密密的水花,有的同志中弹牺牲,有的同志受伤了。但是这一切 并没有吓倒我们,我们在火力掩护下,工作仍在飞快地进行。 架桥的全部器材只有黄竹、门板、木材、绳索。我们用三层迭 起的竹排做桥脚,每对桥脚中间铺上两根枕木。枕木上连接三、四 个桥桁,桥桁上铺门板,门板上又系横木,组成一节一节门桥。 敌人的炮弹不断地落向我们的门桥。 因为门桥是用竹排扎成的, 打断这节还有那节,如果不是每节都灌进水,竹排就不会下沉,因 此我们搭好的桥虽然中了一些炮弹,但影响不大。最讨厌的是,敌 人的机枪和步枪专打我们的水手,这对我们的作业活动威胁很大。 我们一面紧张地工作, 一面在心中暗暗地说: “你猖狂吧, 不要多久, 就会叫你知道我们的厉害!” 天空不停地落着细雨,大家的衣服全都湿漉漉的。此时正是严 冬季节,有的同志在水中作业,工作不多久,手脚就冻得麻木僵硬, 有的甚至裂口流血。这时候我们不仅要和敌人作战,还要同严寒斗 争。 一节一节的门桥,在浅水里很好控制,一入深水就好象脱缰的 野马一样挣着往下流跑。怎样才能把一节一节门桥固定在浮桥的线 路上,成了架桥中的一个极重要的问题。可是江水奔腾,时间不能 等人,我们无法截断江流,更无法定住时间。估计整个浮桥需要一 百多付门桥,这么多的门桥,如控制不住,不知将要漂成什么样子。 我们急得直冒汗,心象裂开了似的。怎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? 在这紧要的关头,谭希林同志却充满信心地说: “不要怕,发动大家 出主意,一定有办法控制住门桥,抓住江水。 ” 同志们纷纷发表意见,有的说打桩,有的说用绳子拉。这些办 法根据当时的物质技术条件和江水的特点,都行不通。 门桥固定不住,浮桥就无法再往前架设了。 一阵沉默之后,谭希林同志用他那响亮的声音说: “用大石头做 大石锚把门桥拖住,怎么样?” “好主意。 ”我们周围几个人都表示赞 成这个办法。 我们立刻试验。三、四百斤的大石头下到水里,重量不够,加 上又有光滑面,阻力小,仍降不住一节门桥;而大石头又没有现成 的,必须临时开采。每节门桥多弄几块小石头可能行,可是时间不 允许,不得不另想办法。 我们又对石锚进行了改进。从单块石头改变为用篓子装石头的 办法。我们用竹片编成大篓子,里边填满大小石块,中间交插三根 两头削尖的长木棍,作为锚爪,石锚的顶端还系上一条框锚纲,每 个石锚有一两千斤重。石锚在竹排上装制,用竹排运到下水地点滚 入水中,这个重家伙果然把门桥死死地拖住了。解决了这个问题, 大家心里非常高兴,工作得也更有劲了,浮桥不断地向前伸展。 在我们兴致正高的时候,绳索又没有了。真糟糕!到哪里去弄绳 索呢?工兵连和先头部队所有的同志,立刻都解下了绑带。 可是大石锚需要老粗的锚纲,门桥本身也需要绳索捆扎,这些 绑带仍不够用。后来又将打土豪得来的和到集镇上买菜的各色各样 的布匹统统拿出来。这个困难又解决了。 从开始架桥,敌人封锁江面的炮火就没有停止过,炮弹老是围 绕着门桥爆炸,江面时时冒起一股股水柱,冲出阵阵气浪。我们的 水手有的被打伤了,有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最使我不能忘怀的是 投锚组组长石长阶同志的牺牲。这位身体强壮、个子高大魁梧、船 工出身的青年,在这次架桥中,曾多次出色地将门桥和大石锚运送 和投入浮桥的线路上。最后一次,他撑着一节门桥往江里送。竹篙 被打断了,他又拿过预备篙继续撑着门桥前进;竹篱又被打断了, 就再换一根。门桥在他操纵下象小船一样轻巧、灵活。忽然我看见 他一头栽倒在门桥上。我叫了一声,他也没有回答。失去了控制的 门桥也立刻转变了方向, 顺着水流直冲向已架好的浮桥的中间部分。 这怎么办呢?要是这节门桥撞上浮桥, 那已架好了的约一百五十米长 的浮桥, 就有被接垮的危险。 这将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!我心如火烧, 在桥头上大声呼叫: “拦住冲下来的门桥,抢救石长阶同志 !”就在 这千钧一发的刹那间,石长阶同志突然抬了抬头,蠕动了一下身子, 接着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噗通跳入水中。他在水中转过身子, 两手抓住门桥的边沿,用胸膛拚命地抵着门桥。门桥虽然仍带着石 长阶同志冲下来,但它的流速减慢了,这就赢得了时间,使我们能 在门桥与浮桥之间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赶到现场,解除了危险。 当石长阶同志被救护上来的时候,他面色惨白,嘴唇发乌,两 眼紧闭,口里断断续续地说道: “我??我??没有完成任务??” 这位年轻的红军战士就这样和我们永别了。 石长阶同志的牺牲,使同志们对敌人的愤怒达到了极点,同志 们化悲愤为力量。作业的速度更快了。 经过紧张的三十六个小时以后,浮桥终于跨过乌江。乌江不再 是阻拦我们的天险了,它已经给我们让开了道路。 当我们眼看着四路大军从浮桥上浩浩荡荡通过时,两天一夜没 有休息,也没有安生吃过一顿饭所带给我们的饥饿和疲劳,全无影 无踪了。我们站在桥头上,一种胜利的快感涌上了每个人的心头。

平特一肖一码最准| 红姐图库书本资料大全|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| 跑狗报彩图自动更新| 香港六和彩精准资料| 守护幸福六肖中持精品平肖| 十二生肖的三合属相| 品特轩高手之家心水论坛| 5123开奖记录第一站| 王中王网免费中特|